时政要闻
曹皓:扶贫最美是“乡愁”
来源:来宾网-来宾日报    发表时间:2018-02-05

  扶贫最美是“乡愁”

  ——小记忻城县红渡镇六纳村“第一书记”曹皓

  临近年关,忻城县红渡镇六纳村的部分贫困户分到了猪肉和现金,好不热闹!这是六纳村畜禽专业合作社给村民们带来的福利,而这对该村“第一书记”曹皓而言,既感到欣慰又有些“伤感”。

  欣慰是这些福利见证着这个偏远山村走出贫困,“伤感”则是六纳村留给他的“乡愁”。一年当工作队员,两年当“第一书记”,而今贫困村就要整村摘帽,三年的基础扶贫时间将结束,他深爱着这片土地,怎能不留下“乡愁”。

  2015年10月,29岁的曹皓从自治区教育厅到忻城县红渡镇工作,正式挂任六纳村“第一书记”。曹皓满怀激情地认为,能在基层为群众干一番实事是件光荣的事。但到了六纳村,他才意识到贫困的现实和恶劣的条件超出了他的想象。

  六纳村有8个屯,其中古令、上纳、下纳3个屯在红水河边,村民依山靠水,生活相对富裕;加范、弄模、地车、加丹、古桃5个屯在山弄间,山路漫漫,山弄里是“一眼望不到头”的贫穷。全村总面积23400亩,人均耕地面积0.73亩,除了旱地,全村凑不出一亩水田。那时候的六纳村508户2165人中,有170户600人贫困。曹皓回忆说:“自然环境恶劣、基础设施差,种养缺乏技术,除了外出打工和种桑养蚕,村民几乎没有其他收入来源,那时的六纳村确实穷。但对我而言,语言障碍才是我开始驻村工作的难题。”

  原来,六纳村村民习惯用壮话交流,即使讲普通话也带有浓厚的壮话口音。老家在桂林市的曹皓一时间听不习惯、听不准确,只好在村里找来几个“翻译”,只要一进村就要带着“翻译”。

  当时的贫困户、如今的六纳村村委主任周波还记得,在一次给曹皓进山当“翻译”时,有意“为难”曹皓。周波在进山前说:“曹书记,你要真正体会六纳的苦,就得用脚走完这里的山路。”这话说出口,还真是刺痛了曹皓的心,不走一走老乡走的路,怎能体会老乡的苦?那一天,那段村民们半个小时就能走完的山路,曹皓爬了近3个小时,还磨破了一双跑鞋。

  路难行给曹皓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也是村民们反映的最大难题。“在山上瞭望,红水河风光尽收眼底,美不胜收,就是太苦了,没有人愿意这样欣赏它。”当曹皓把每个在山弄里的屯都走遍,把每个村民的家都访完,他下定决心首先要解决这里路难走的问题。

  他不断地“磨脚板”“磨嘴皮”“磨后援单位”,在驻村的1年多后,争取到500万元扶贫资金,在原有的石渣路基础上修建了15公里的水泥路,并同时解决群众的饮水安全问题。如今,除了地理位置特殊的加丹、古桃两屯外,村民们不再担心走山路会磨破鞋,有条件的还能将汽车开到家门口。

  一边解决道路问题,一边引导村民发展生产。驻村后,曹皓白天查材料、想办法、找项目,晚上进村屯、听意见、谈致富,把六纳村的底子摸熟摸透。而他带上“翻译”去扶贫的工作方法也有了立竿见影的效果:一是解决了语言沟通问题;二是可借助“翻译”的熟面孔拉近与群众的距离;三是自己的思路可以直接影响作为“翻译”的村民。

  当时四十出头的周波没有固定收入,家中田少人多,是六纳村典型的贫困户。在进山当“翻译”后,周波听到了很多新思路、新办法,便像是上了瘾,一有空就陪着曹皓进村入户。一来二往,曹皓发现周波致富的欲望越来越强烈,就鼓励周波创办一家合作社。

  在曹皓的组织下,2016年8月,六纳村有史以来的第一家合作社——六纳村畜禽专业合作社成立了,以山上养鸡和河里养鱼为主要业务。到2017年,合作社从一开始的“1户贫困户+4家农户”的“小团体”,发展到了“8户贫困户+7户农户+带动全村169户贫困户”致富的“大团体”,合作社每出栏一批鸡,就为贫困户带来至少2000元的纯收入。

  合作社成立的第一年,还发生了一件趣事。合作社在村后的山上养鸡,上千只长大的鸡在山上到处下蛋,合作社人手忙不过来,曹皓就提议邀请村民们上山免费捡鸡蛋。在近半